媽媽從過年前住院開始,算來有兩三個月的時間。雖然全身水腫,四肢無力,整個人沒甚麼元氣,但我怎麼也沒想過,居然會在這種情況下,接到傳說中那張紅色的病危通知單。


在大年初四住院將近三周、終於出院後,媽媽在家調養身體。才幾日過去,某個凌晨三點多,我被爸爸敲門喚醒,說媽媽非常不舒服,要趕快送急診。


『胸口痛。』、『快不能呼吸。』。我媽只有簡單表達幾句,我們就衝去醫院了。


到達醫院時,媽媽又恢復正常。「好像已經好了……」她吶吶地說。不過既然都到急診室了,就按程序先抽血看看吧。


外面天色幽黑,媽媽已經在急診床上睡著,我正要打瞌睡時,值班醫師衝過來。


「妳是病人的家屬嗎?抽血數據出來了,CK值很高,我懷疑她有心肌梗塞的危險,現在要立即處理--」大概是我的表情太茫然,醫師又強調:「要轉進加護病房觀察,但醫院目前沒有空床,所以建議先轉去柳營分院……ㄟ,心、肌、梗、塞,妳聽懂我意思嗎?」


「我聽懂,但是--」我是有聽懂,但對於加護病房、轉院等等,實在不太能反應過來,我媽已經被吵醒,聽到她被判定為心肌梗塞,當下非常緊張。



「我、我現在很好!」她急著解釋。「不用去加護病房啦!」

「可不可以……再觀察一下?」我想了想,還是覺得有哪裡不太對。「我媽媽上星期要出院前,曾經做過心臟超音波,是鄭醫師的門診,並沒有發現問題。」鄭醫師是院內知名的心臟科權威,媽媽在兩年前曾因為心室顫動的問題而做過心導管灼燒手術,當時操刀的就是鄭醫師。

「對,我知道鄭醫師。不過,妳先跟我過來。」跟著這位年輕的住院醫師到外面的辦公桌前,他遞給我幾張單據。「這兩張單要先去藥局領藥,有注射和口服兩種,領回後交給護士,她會知道怎麼做。還有這張,請簽收。」

嘩,病危通知單。傳說中的醫院紅單。


IMAG0204  



現在回想起來,真不知當時我怎還能冷靜的簽名,然後把紅單摺好,放進背包裡?

領了藥,我和在外面等候的爸爸、弟弟討論了會兒,決定先跟醫師商量。「可以先慢著打針嗎?我媽媽的狀況看起來好像還好,能不能先吃藥就好,再做其他詳細的檢查看看?」

「如果妳堅持這樣,那……呃,好吧,先吃藥。有任何狀況,請馬上通知我。」急診室的醫師很忙很忙,但這位年輕的醫師一點也沒有不耐煩,始終很認真的對待我們這床意見超多的病人。


因為媽媽多年來吃藥的習慣,是必須配的麵包或水果等食物才有辦法順利吞下,於是,我走路去外面的超商買了海綿蛋糕,又慢吞吞的走回來急診室(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那天的動作特別慢!)。

心裡正想,天怎麼還黑著,我突然被那位年輕醫師攔下來。

「藥吃了嗎?吃了嗎?!」醫師問的很急。我有點錯愕,也很不好意思。「還沒。因為我媽沒辦法用開水配藥,我才剛買好蛋糕要讓她一起吃……」

「先不要吃!」他急著切斷我的話。「剛剛開的藥別吃,鄭醫師八點鐘要做超音波會診,到時候看鄭醫師怎麼處理就好,懂嗎?」

「喔,好。」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,但聽到可以先不用吃藥,我也鬆口氣。

我媽繼續睡覺,時間一分一秒地過了,終於來到八點。

鄭醫師手執超音波探頭,一邊在我媽的胸口來回地唰唰唰,一邊非常淡定的解答疑惑:「這不是心肌梗塞,心臟沒什麼問題。」

聽見醫師的保證,媽媽鬆口氣的呼了聲,我繼續問:「那麼,CK值過高是……?」

「那要去問問血液腫瘤科呀,看看到底是免疫系統、還是哪個地方出問題。」意思就是和心臟無關。然後,我媽就被推回急診室了。

答案尚未揭曉之前,我們也不敢讓媽媽貿然出院,加上已經通知病房有空位,於是又住院了。


才搬進病房沒幾分鐘,腎臟科的黃主任匆匆奔來,我才剛想開口討論病況,他已經無奈地先笑了。「不是心肌梗塞,真的不是。」還加了句。「不要擔心。」


您真是好人哪。我在心底無比感激。「那到底是什麼?急診室還發病危通知單給我耶。」


「CK指數高,只是一個參考值,不代表一定是心肌梗塞。我想,應該是吃了降血脂的藥,含有Statin的成分而造成有橫紋肌溶解症的現象。不要太緊張。」



好複雜。沒什麼醫學常識的我,根本是有聽沒有懂,但我在意的重點是── 「所以,那張病危通知單是沒關係了嗎?」 「沒關係。」主任苦笑。「應該是我們的醫師太緊張了。」

「沒關係就好。」真的,只要沒關係,那就沒關係。﹙但願有人明白我的意思﹚

雖然搞得大家緊張兮兮,但我還是很感謝那位急診室的醫師,至少他是非常積極,而且認真看待病人。不過話說回來,萬一那天清晨,我去採買蛋糕的動作快一些,讓媽媽在醫師阻止之前就吞下心肌梗塞的用藥,會變成怎樣呢?



我也不知道。但沒事就好,當作是菩薩慈悲出手相救,是吧?



事後,我和弟弟笑看這張烏龍的病危通知單,殊不知這不會是最後一張,而且到後來遞到手中的,才是真正令人難以承受的生死紅單。


 

 

更多的紀錄在這裡:

 

★ 這只是個開始  → 請按我  

★ 驚異之夜  → 請按我   

★ 這不是我阿嬤!  → 請按我 

★ 沉默的年夜飯  → 請按我  

★ 虎年的新年禮物  → 請按我 

★ 那兩顆該死的軟便劑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雙人病房裡的同樂會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牛肉戰爭     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病危通知單 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千分之ㄧ的幸運    → 請按我 

等我好了,我一定要……    → 請按我

★ 關於醫事效率這件事    → 請按我

★ 迴光返照......???

媽媽,這裡是醫院,不是我們的家!!

壞事萬萬靈,我的烏鴉嘴!

千金難買早知道

是誰的眼淚在飛

別怕、我有抱住妳!

半夜的鈴聲

艷秋來了

原罪,左腳

離開,也未必是好事

守著心跳和呼吸,守著妳

Fight with……God?

曙光

好久不見

踏上漫漫長路

鼻胃管的愛恨情仇

說折磨,太沉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rchheart 的頭像
marchheart

三月 • 微風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