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imei05.jpg

(上圖和本文一點關係也沒有。因為在醫院時經常等電梯,無聊看著垃圾箱,盯著環保標章,看久了居然會頭暈……不知有沒有人跟我一樣?)


一直很習慣家裡是四個兄弟姐妹,即使明知四個孩子要費盡父母心力才能培育長大,但我還是要說── 幸好是四個孩子,生活彼此照護,責任一起分攤,遇到問題也能並肩應對。當然,有時手足未必情深,這類的社會新聞多的是,我慶幸自己是萬分幸運,無論生活過的如意與否,至少還擁有許多人羨慕的美滿家庭。

所以,媽媽生病了,四個小孩要輪流照顧,也是不必說出口的共識。

因為還在弟弟們的寒假期間,所以白天由他們照顧媽媽,我抓時間回家睡覺做家務,晚上再輪夜班。這回住院的第三天晚上,我一到病房,小弟說媽媽剛吃了軟便劑 ──

「為什麼要吃軟便劑?」我非常錯愕,媽媽一向是大便正常啊。

「護士問媽媽大便狀況,媽說不太好,結果就拿了兩顆軟便劑來,所以就吃了。」弟弟說。

「我的意思是說常常會想便便,但實際上沒便出來。」媽媽解釋,表情無辜。

「怎麼會?媽的大便很正常啊,只是次數比較多而已,但她在家時就是這樣呀。」媽媽有輕微的腸躁症問題,一緊張就會想上廁所。

就這樣,我們在拉起布幕的雙人房裡,討論著媽媽的大便問題。但軟便劑吃都吃了,還能怎樣?所以也沒太在意,我和弟弟交換班,他回家睡覺,我打開電腦開始工作。

媽媽大約晚上十點多就睡著了,隔壁床也很安靜,我在電腦螢幕前敲敲打打,心想應該沒什麼大問題,誰知道才剛過半夜十二點,媽媽突然睜開眼睛喊著:「我要便便!」

趕緊扶著她去廁所解決,回到床上後,媽媽翻來覆去才躺不久,又說想便便了。我心裡直覺想到是軟便劑的問題,但也不敢說出口,免得媽媽一聽更緊張,但事實上藥效就是藥效,即使不是拉肚子,也沒有感覺大腸小腸一起打滾,但每隔二三十分鐘就有便意想衝廁所,媽媽根本沒辦法睡啊!

我跟值班的護士小姐抱怨這件事,但一來是上個班別的護士小姐給的藥,再者媽媽也不是明顯拉肚子,只能算是便意感增多,若此時再給止瀉劑也不見得比較好,結論就是以不變應萬變(??),繼續和便便撐下去……

阿彌.gif

來來回回忙了一夜,天都亮了,媽媽總算不再感覺便意逼人,終於睡著了。

後來醫生來查房,媽媽非常疲倦地睜開眼睛,口齒不清的說:

「不要再給偶軟便劑……偶不要啦……害偶整夜沒睡……腳都沒力了……偶女兒也好口憐,跟著偶整夜都沒睡捏……」

揉了揉酸澀的眼,我在旁邊低頭無奈苦笑。媽啊,是妳自己沒把話說清楚,能怪醫生護士嗎?

我以為藥效過去就算了,可是媽媽的腳開始明顯無力,她站不住也走不動,一點也不想下床,甚至要求我去買便盆讓她在床上尿尿就好,我也沒放在心上,反正媽媽本來就很懶,生病後體力不佳也是合情合理,就別太勉強她吧。

當時我是這麼想的。

當天下午轉進單人病房,空間變大,還有一整面的玻璃窗,看出去是外面的車水馬龍,媽媽坐在窗邊的沙發欣賞風景,想起身回床時卻軟腳站不起來,我拍胸膛,豪氣地說:「沒關係,我抱妳──」我很壯的。

唉,是我想的太容易了。一出手,我和媽媽兩人居然跌在沙發邊,我連忙站起來拉著媽媽,她先是用膝蓋爬了幾步,扶著沙發想自己站起來,不知怎地,我居然脫口而出:「厚、這樣很像牛小妹在學爬欸!妳不要動啦!我重來一次──」

媽媽怔了幾秒,幽幽開口。「牛小妹學爬……很可愛……我、我是很悲哀……病成這樣,連走都沒力氣……還要用爬的……」然後就哭起來了。

我嚇到,我真的嚇到。媽媽說的沒錯,她已經連站起來走路的力氣都沒有,一病之下讓她淪落到得用爬的地步──

這是她生病之後第一次在我面前哭。一時也不知道怎辦才好,我想不出什麼安慰的話,只能跪下來抱著她一起哭。哭了很久,護士剛好進來,被在跪在地上的我們嚇到。

「可以找我們來幫忙啊!怎麼在地上哭呢?」遇到我們這對傻瓜母女,大概連護士都想哭了。 50x50_02.gif

後來終於回到床上,媽媽的淚停了,腫著眼和我相對,最後噗哧地笑出來。

「幹嘛又哭又笑的啦!」我一邊笑,一邊擦眼淚。

「以後不要再給我吃軟便劑啦,害我腳都沒力了。」媽媽抱怨。

「對啊,以後不可以再吃── 啊,要註記在病歷裡,我等下去跟護士說!」

無辜的軟便劑成了我們心中的萬惡之最。但沒人知道媽媽的軟腳無力其實是另有原因,直到後來我們才恍然大悟,原來這一切都是誤會,是我們誤會這兩顆白色小藥錠了。




更多的紀錄在這裡:

 

★ 這只是個開始  → 請按我  

 

★ 驚異之夜  → 請按我   

 

★ 這不是我阿嬤!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沉默的年夜飯  → 請按我  

 

★ 虎年的新年禮物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那兩顆該死的軟便劑 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雙人病房裡的同樂會 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牛肉戰爭      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病危通知單  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千分之ㄧ的幸運    → 請按我 

 

等我好了,我一定要……    → 請按我

 

★ 關於醫事效率這件事    → 請按我

 

★ 迴光返照......???

 

媽媽,這裡是醫院,不是我們的家!!

 

壞事萬萬靈,我的烏鴉嘴!

 

千金難買早知道

 

是誰的眼淚在飛

 

別怕、我有抱住妳!

半夜的鈴聲

 

艷秋來了

 

原罪,左腳

 

離開,也未必是好事

 

守著心跳和呼吸,守著妳

 

Fight with……God?

 

曙光

 

好久不見

 

踏上漫漫長路

 

鼻胃管的愛恨情仇

 

說折磨,太沉重

 

, , , ,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