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咳嗽流鼻水症狀持續數日之後,週日早晨,我的喉嚨忽然被扼住般地,發不出聲音。

中醫師說是太虛寒,以致咳得傷了嗓子,可得好好調養調養才行。內科醫師則說是感冒引起,只要症狀痊癒,聲音自然恢復回來。

就這樣,我認命的當起了啞巴女。



<星期日晚上>
朋友打電話來。
朋友:『欸,是我。』
我 :『嗯,嗨。』 ( 撐著氣音對著話筒。)
朋友:『喂喂,怎不說話?』
我 :『我的聲音啞了!』 ( 還是撐著氣音 )
朋友:『怎麼了?又姓 “張” 啦,耍脾氣啊?』
我 :『我的聲音啞了!』 終於迸出幾個嚴重開叉的音。
朋友:『啊… 怎麼會這樣?妳的聲音怎麼變成這樣?』
我 :『現在就是這樣啦 … 』( 回復氣音 )
朋友:『妳說什麼?啊?我聽不見啊!』
我 :『我沒辦法說話啦!』( 用力的撐著氣音 )
忽然覺得有點莫名其妙的難過,眼淚就這樣啪啪啪的掉下來…
朋友也不知所措,兩個人各自在話筒的那端沉默了許久,最後…
朋友:『我看…半個小時後,MSN 上見吧?』
我笑了起來。



<星期一早上>
電話響起。
同事 P:『 喂 ~~ 』
我 : 『 喂喂 ~~ 』( 還是氣音 )
同事 P:『啊,我打錯了啦,妳是 小K 吧? 牙齒痛還沒好啊?』
我 :『是我啦 ~~』( 氣音加給個開叉的音 )
同事 P:『啊?妳怎麼變得這麼嚴重啊?唉唷,快回家休息啦!』
此後,同事 P 傳來的資料裡,總會叮嚀幾句,要我早點回家休息 ~~
還有其他的同事,陸續發現我的失聲慘況,有的忙著替我接電話,有的傳授各種秘方,真是…感動的想掉淚哩。


<星期一下午>
還是電話。
朋友 W :『ㄟㄟ,忙不忙?來請教一件事。』
我 :『嗯…我沒聲音耶…』 ( 氣音 )
朋友 W :『妳怎麼這樣子講話?老闆在旁邊喔?』
我 :『感冒,聲音啞了!』 ( 用力的撐著氣音 )
朋友 W :『啊?啥咪?感冒的這麼嚴重喔?』『 還以為妳昨天和哪個男人上哪野了?… 』
我 :『妳… 嗟 ~~~』



<星期二晚上>
醫生:『還是沒有比較好嗎?』
我用力搖頭。
醫生:『那我再調整一下用藥好了,記住,咳嗽的方法要正確,還有,要少說話囉。』
在等著領藥的時候。
隔壁的阿桑:『喔, 妳感冒的粉嚴重喔,都沒有聲音柳!』
我笑一笑。
隔壁的阿桑:『阿你不用打針嗎?光吃藥不會好啦!』
我笑一笑。
隔壁的阿桑:『我看你還是請醫生給你打個針啦,不然不會好啦!』
我笑一笑,假裝很累的閉上眼睛。
隔壁的阿桑:『可憐喔!都沒有聲音柳!可憐喔!』
我再也笑不出來,心底祈求醫生賞她兩支大針!



<星期三晚上>
我的生日。
朋友的妹妹攜家帶眷的拎著蛋糕來看我,第一句話便是:『嘿嘿,來看看病人喔~~ 嘖嘖嘖,這一病,連臉兒都給… 』
『怎樣?』我期盼她會說出 “臉兒都給尖了” 這類的話
『唉,臉兒都給… 垮啦 ~~』
我恨恨的瞪著哈哈大笑的一家人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我依然是處於狂咳和失聲的狀態,而且更多的時候,也許是藥物作用,我總覺得自己是飄飄然的,甚至連開著車子,也總覺得路面是有點歪斜的。
夜裡咳的無法睡時,我便倚著床頭坐著,邊咳邊打瞌睡,直到天亮。


<星期六中午>
媽媽:『怎麼辦,妳還是咳的這麼嚴重?』
我 :『好痛苦喔!』
媽媽:『不然再去看耳鼻喉科?』
我 :『好吧,換另一個醫生看看好了。』

醫生先在我的喉嚨裡噴了幾種藥,接著,細細長長的鐵管子伸進我的鼻孔內,翻攪了一下,在我就快尖叫的時候,噴了藥劑。嗆得我直咳。
兩個鼻孔都被招待完畢,以為這樣就算結束,誰知道醫生拍拍另一張椅子:『過來這裡。』
我傻傻的坐好,只見他拎起一條細細的長管:『現在幫你檢查聲帶。』,我直覺的見張開櫻桃小口。
『喔,這是從鼻子裡穿進去的。』醫生面無表情的說。

啥咪?鼻子?要把那個管子穿進我的鼻子裡?

剛才被噴藥水的痛苦情境馬上浮現,也不知哪來的勇氣,我竟然站起來直搖手:『No, No, No…』 ( 嚇得連話都說不出來 )
醫生笑了起來:『好吧,那下次再看看狀況好了,嚇成這樣呀?』
驚覺自己丟臉的舉止,只好低著頭快步走出診室。



<星期日早上>
『我去洗頭時,聽說這個很有效,』媽媽拿出一根大蘿蔔:『磨了之後,和麥芽糖一起燉成湯喝。』
媽媽手忙腳亂的搓著蘿蔔,我的心裡又開始酸了起來。
這幾天,她逢人便說,女兒咳的好嚴重,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…
於是,各種秘方就在家裡的廚房輪番上場。
八仙果爽喉糖止咳散,各式藥湯偏方時時端上桌,我一概來者不拒,一口一口的接收媽媽的愛心,然後再大咳小咳的回報給媽媽。
( 唉 ~ )

和朋友在 MSN 上對談。
朋友:『真想念以前講電話的時候耶 ~~』
我 :『有什麼辦法呢,我也很想煲電話粥呀!』
朋友:『一定是你在日本玩的太快樂了,老天罰妳。』
我 :『哪有,我根本沒玩到!』『不過,我覺得自己好像美人魚耶 ~~』
朋友:『幹嘛好好人不當,當魚?』
我 :『美人魚把聲音賣給了巫婆呀,我現在知道那種感覺了。』
朋友:『喔?哪種感覺?』
我 :『就是不能說話的感覺呀,唉,超痛苦的!』
朋友:『什麼跟什麼?你快點想辦法好起來啦!』


我的笑容打從心底一朵朵浮上來,雖然身體不適,但是大家的關心圍繞著我,真的好幸福唷 ~~

2004.03.07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