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有更多的照片

想不到,在小米妹走後的一個月,大寶姐也走了。 這對姐妹花是約好的嗎?

自從去年夏天發現大寶有心室肥大以及瓣膜鬆落的現象,便開始遵照醫師囑咐,嚴格控管大寶的飲食起居。不能跑跳,禁止肉蛋奶類的高蛋白食物,連喝水都得採配給方式,免得代謝不良。

除了每天早晚固定要吃的救命藥,三不五時還得上醫院打針紓解氣喘現象,甚至半夜急奔動物醫院,在氧氣箱住院等等,半年來,妹妹為了照顧她,花費的銀兩先不說,光是每天夜裡還得起床數次帶她排尿,就讓人精神損耗甚鉅。

這一切,在昨天晚上都結束了。

前天動物醫院通知,大寶該點耳疥蟲藥水了,算算時間也差不多要洗澡修毛,於是昨天上班時就把她也帶出門,再由同事茱蒂送她去醫院。

一切狀況都很好,她興奮地在公司裡玩耍,這邊走走那邊看看,還吃了幾口蘋果和蕃茄,逢人就猛搖尾巴逗人開心。茱蒂送她去醫院回來後,還滿心期待著下午要去接回梳洗的漂亮高貴的雪白狗兒。

但是,下午的狀況就不妙了。茱蒂在醫院打電話回來,說是大寶在洗澡時氣喘又發作,現在正在氧氣箱裡休息,目前狀況已經穩定,但是醫生希望能讓她多吸點氧氣後再帶回。於是我要茱蒂先回公司,打算下班後再去帶她。

下班後和弟弟相約去安平吃肉燥麵和蝦捲,還悠閒地沿著安平港繞了一圈,感受一下台灣燈會的燦爛氣氛,最後才一起去動物醫院。失去小米的哀傷還在心頭,因此只由弟弟進去接大寶,在車上等了好一會兒,弟弟匆匆跑出來:「我看妳還是進來吧,大寶正在急救。」

啥?不是說狀況穩定嗎?

弟弟說,原本大寶看到他時還熱情的猛搖尾巴,一付急著想回家的模樣,不過才五分鐘,忽然在診療檯上昏過去了。 除了打電話要妹妹快點趕來,我也顧不得之前的傷慟,衝進去看個究竟。在施打強心針、緊急插管和心臟按摩二十分鐘之後,大寶還是走了。

我坐在手術檯前陪著大寶,在等待妹妹的這段時間,除了為她誦經,也難免想起了小米,才開口想說個類似「寶啊,如果遇到小米的話,不要再吵架囉。」這樣的話,卻已經哽咽不成聲。

和小米的任性傻氣完全不同,大寶從小就聰明,懂得看人臉色,也知道怎麼擄人心思,驕傲而優雅,內斂而知分寸。

尤其,愛漂亮。

她愛漂亮的程度,真是讓人難以置信。喜歡穿衣服,看人帶手鍊帶項鍊也吵著要(不騙你!戴上後就咧嘴直笑,猛搖尾巴!),每回洗澡後一身蓬鬆白毛時,抬頭挺胸驕傲地來回踱步,逢人一定要熱情撲上,等著褒獎讚賞。

沒想到連要離開的時候,大寶的姿態都是那麼優雅,圓潤的四肢輕輕地交疊著,小嘴微張,眼神溫和,一如往常風格。

(相較之下,小米 … 就真的狼狽了點 )

妹妹在半個小時後趕到,我在電話裡要她進來時千萬別哭,誰知道一看到她拎著大寶的籐籃睡床和衣物玩具時,我竟然哭的比誰都還淒慘。唉。

(妹妹竟然還能笑中帶淚的對大寶說,哇,好漂亮的寶兒啊,洗著這麼乾淨啊。)

也許歷經了雪麗和小米的離開之後,我們似乎對於辦喪事比較駕輕就熟了(ㄟ…可以這樣說嗎?),堅強的妹妹很快就決定要以火葬方式處理,還買了大熱狗放進箱子裡,一路甚遠,可千萬別餓著了。

回家的路上,我不斷地想起小米,淚水也狂飆而出,還尷尬的對妹妹解釋:「我不是在哭大寶,我是在哭小米喔。」

(是真的。因為和小米比較之下,大寶並沒有受太多的苦啊。)

小米走後,我的心底有一大塊東西忽然不見了,堅強消失,快樂不再,即使我的身邊圍繞著家人朋友同事,不知怎地,就是覺得頓失依靠。

我的房間變得很安靜,我的胸口塞滿了寂寞。

寂寞,難以理解的寂寞。

也許就是所謂的有失必有得,我忽然覺得自己需要改變很多從前的想法,包括不婚、要養狗兒過晚年之類的,全都在這段時間被推翻了。失去小米,也失去所有的準則和主張,有各種不同的聲音和想法進入我的腦袋裡,洗刷了三十多年來頑固的思考模式。

讓我能夠傾聽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,重新思考真正想要的人生方向,這是小米想要的嗎?她的離開,就是這樣的涵義嗎?

我不知道大寶的離開,會帶給妹妹什麼樣的改變。傷慟是必然的,寂寞孤單也是難免(這一塊,真的讓人很難理解。),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寶兒竟然挑在妹妹生日這天離開,貝琪妹妹呀,這是不是寶兒也希望妳能重新出發呢?

(巧合不是只有一個,小米離開的那天,正是我娘的農曆生日,結果一早就被我的淒慘哭聲給惹煩的阿娘,還陪著我辦喪事。嗚… 我這個不肖女…)

大寶,謝謝妳過去八年多年來帶給我們快樂,雖然往後不能再互相作伴,但是妳的任務已經完成了,安心的到天堂找雪麗媽吧,我們會堅強的生活下去,認真的度過每一天。另外,如果也遇到小米的話,就請多包涵,別再吵吵鬧鬧了。

關於小米:小米,期待有緣再見




上圖: 左邊是大寶,右邊是小米





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企鵝
  • 親愛的大寶,謝謝你帶給小企鵝3年的歡笑時光,你是唯一一隻小企鵝不會怕的狗狗,<br />
    讓我解除以前對狗的恐懼。第一次看到大寶,大寶就很興奮地往我的臉一直舔,舔到<br />
    我ㄧ直笑,大寶真是超級可愛的狗狗。最好笑的事,大寶每次看到我們在吃東西,總<br />
    是雙手拜拜乞求我們給牠食物。帶牠散步時,總是很貼心的往後看我有沒有跟牠ㄧ起<br />
    走,大寶才又繼續往前走。大寶在另一個世界要記得去找媽媽跟小米喔!小企鵝永遠<br />
    不會忘記你的。你是最善解人意的狗狗
  • 恩恩
  • 大寶很乖,一定會去天堂找媽媽和妹妹的!
  • marchheart
  • 小企鵝,<br />
    <br />
    大寶確實是非常善體人意的狗兒, 她在人間的任務已經完成 <br />
    ( 至少讓小企鵝不怕狗兒了 ), 該是讓她回去休息了~~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    恩, <br />
    <br />
    我也希望她們能在快樂的地方聚首, 不過說不定她們可不想<br />
    呢...小米和大寶一向是死對頭啊~~<br />
    <br />
  • chantell
  • 這次的難過當中<br />
    看到喬安已經能調適的出現些幽默<br />
    我想她們姊妹倆也會希望你們在這裡平安快樂吧...:D
  • ismoon
  • 看到大寶跟小米可愛的模樣~~與你細緻的描繪著<br />
    真是讓人暨感動又傷心<br />
    <br />
    讓我想起在去年年底過世的小乖(也是小瑪)<br />
    雖然我跟小乖才相遇短短的半個多月 <br />
    但我還是很捨不得他<br />
    <br />
    現在我又養了一隻健康可愛的狗<br />
    我想 離開不是壞事 離開讓我們懂得珍惜<br />
    希望你早日恢復 畢竟 我相信大寶跟小米也是擔心你的:)<br />
    希望你堅強<br />
    <br />
    加油!!<br />
    <br />
  • marchheart
  • 妮, <br />
    <br />
    傷慟是難免, 只是時間長短而已. 唉, 終究是緣分結束了啊.<br />
    <br />
    <br />
    ismoon,<br />
    <br />
    謝謝你~~ 但願妳和狗兒幸福快樂呀. <br />
    <br />
  • Junior Hsu
  • Hi Keikei,<br />
    <br />
    Really feel very sorry for the departure of your lovely doggies.<br />
    Wishing you getting another good companion ( No matter whether it is animal or <br />
    human) in the shortest timeframe.<br />
    <br />
    Cheers,<br />
    <br />
    Junior at Singapore.
  • marchheart
  • Thanks Junior, <br />
    <br />
    雖然每回想起就要掉幾滴淚, 但是日子終究要過下去, 不管是動物或是人, 有了感情<br />
    就是不同啊~~~<br />
    <br />
  • deardidi
  • 大寶跟小米真的是看起來就個性不相同呢<br />
    大寶也真的看起來就好愛漂亮哦!<br />
    人生的課題有很多種<br />
    你提到思考方向那一段,我也這樣覺...<br />
    我原本以為經過傷痛,反而會不再接觸這樣的生活<br />
    不過緣份跟人生一樣,都往往不在意料中出現轉折的<br />
    我想他們兩是很開心地再在一起的<br />
    也許已經開始了新的旅程,也或許正無憂的生活著<br />
    相對的,你也是哦
  • 阿民嫂
  • 我也有過一隻狗,在我失去她之後,我發誓,不養狗了。....牽掛<br />
    <br />
    (抱歉阿,這樣沒有安慰到你....)
  • marchheart
  • Didi,<br />
    <br />
    關於酷奇, 我其實很早就看過了, 只是當時的感覺還沒那麼痛. 直到家中寶貝全走<br />
    了, 回頭再看時, 盡是淚啊.<br />
    <br />
    阿民嫂, <br />
    <br />
    我也發誓再也不養狗了, 沒有狗兒多自在啊, 出門也不用掛念, 回家也不用當狗奴<br />
    才. <br />
    <br />
    不過我想我是奴才命啊, 弟弟才說想再養隻狗兒, 我當場完全沒有抵抗能力, 馬上投<br />
    降...<br />
    <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