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開始計劃這趟旅程時,滿腦子想的其實全都是吃吃喝喝的事。

在抵達東京的第一晚,在旅館安置妥當後,便請櫃檯人員指引距離最近的一家天狗居酒屋。在吃了蕎麥麵配丼飯等等,先暖暖胃之後,三個人便直攻附近大樓地下室。

印象中新宿南口的天狗並不是這一家,不過因為這幾年南口的變化太大,已經記不起原先的正確位置,夜晚的天氣有點冷,加上酒蟲已經群起作怪,於是決定放棄尋找,今晚就在這兒吧!

在日本這個習慣團體活動的國度裡,下了班的都會男女的社交活動,學生社團聚會或是三兩好友相聚,居酒屋通常是最好的選擇。高朋滿座的情況下,就在 B2 的角落邊兒,我們被安排和三個時髦女孩合併一桌。

按規矩,先看酒單。小K 點了一杯天狗自釀的梅子沙瓦,我和小 C 則決定試試浦霞(宮城)的純米酒。

接著是下酒菜。咦,翻遍菜單,就是不見揚湯豆腐,這可是我最愛的一道,那先經炸過爾後浸漬在柴魚醬湯裡,外皮黏Q,內則綿嫩的豆腐,沾上些許羅蔔泥,清爽而滋味鮮,怎麼能錯過?於是招手詢問。

啥米?目前已經不供應這道菜了… 紮著兩個小辮子的年輕女孩兒快速的翻著菜單,推薦其他的豆腐料理,我的心底卻有點刺痛:『這種經典菜色,竟然也會被撤換?』

有點悶悶不樂的。不過,還是點了另一款厚片炸豆腐來代替,當然,雞肉串、雞肉丸子、烤軟骨、關東煮等等,這些下酒菜也不能少,就先各上一份吧。





我開始回想從前在居酒屋鬼混的種種,有幾個必點的菜色:

揚湯豆腐
唐揚雞翅
Cheese 焗馬鈴薯
唐揚花枝圈
骰子牛排
烤雞肉丸子
馬鈴薯煮肉
烤雞肉串
日式炒麵
烤香魚



天狗的菜單大幅更動,從前必點的幾道小菜已經消失,看來想要回味往事,這一夜是要失望了,真是有點令人沮喪哩。

所幸,那向來熱絡而輕鬆的氛圍,還是如同過往,並沒有稍稍減弱。在高分貝的笑鬧聲中,年輕女孩為我們送來酒飲。

我喝過的梅子沙瓦,無論是酸甜度及攙水和氣泡的比例,始終還是以天狗的表現最佳,尤其是沉底的那顆青梅,濃烈的酒味兒,直叫小K 和小C皺緊了眉頭,我則是在旁呵呵大笑,誰會想到那麼容易入口的沙瓦,竟會搭配幾乎超過 20 度酒精的青梅?想起從前在嚴冽的冬夜,總是在睡前要來這麼一顆酒漬青梅,讓那股熱氣從腹裡直燒到喉口,全身暖暖的,才好入眠。

( 原來就是這樣豢養酒蟲哩 ~~ )

浦霞的吟釀,似水又光澤如絲,去年秋天嚐過之後,那股微微酸氣夾著果香味兒,就直落在心坎,這會兒在天狗的酒單裡瞧見浦霞的純米酒,當然得試試才行。

天藍果凍色的冷酒瓶送來時,我們同聲直呼真是 Cute 了!小C 是個美麗可愛的小酒鬼,有她一同細抿這款充滿果香的小酒,380 ml 根本就是連解渴也稱不上!

於是又挑了一款,天狗 原產 本釀造生酒。




不愧是號稱是本家自豪款,從輕巧的杯中透出來的光澤就異常晶亮,一口飲下,彷若瓊漿玉液般的柔順,輕輕地在喉間滑過,深吸一口氣,一股清新的花香帶著些微米香,充盈鼻息之間,細細嚥下數回,酒體的勁道卻也不顯清淡。這真的只是本釀造生酒嗎?我以為喝的是吟釀!

懷著興奮的心情,我們痛快地啃起烤軟骨,分食關東煮,很快地便把下酒菜一掃而空,情緒也高昂到極點。

隔壁三個時髦女孩不停的嘻笑高談著,手上的煙也沒停過,煙霧飄渺之間,我們的身上也沾惹不少。受不了尼古丁的苦毒,便決定離開,和天狗說再見。

回到地面上,冷風迎面襲來,三個紅著臉龐熱了身子的台灣女子,笑笑鬧鬧的走在新宿街頭,心滿意足的迎接東京的第一夜。就在跨越馬路的那刻,我回頭再看了一眼那個閃亮的招牌:

Enjoy!天狗


天狗日文網站: http://www.teng.co.jp/topics/index.html

2004.03.10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靜
  • 還是比較喜歡妳的個人網站<br />
    想不到妳還是決定弄個部落格<br />
    唉<br />
    也不求多<br />
    只求有新的好的東西看就好<br />
    請努力啊<br />
    <br />
  • marchheart
  • 歹勢啦, 妳明知道人家公事繁忙咩 ~~<br />
    <br />
    新文? 來了來了, 就快了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