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趟旅行,一開始就充滿了詭異的氣氛。

撇開日本簽證的烏龍事件,出發當天,清晨五點半,我開著車和同事趕著去搭巴士,忽然濃霧大起,能見度大約只有 10 公尺,簡直就像是『布拉格的春天』這部電影的最終場景一般,可把我們給嚇壞了。一路上靠著車子閃爍的警示燈辨識路況,心底暗暗祈求菩薩渡我們到巴士站。

所幸一切還算順利,我們搭上了巴士,也趕上飛機,平安的抵達東京成田機場。

從成田又轉搭利木津巴士到新宿的小田急 Southern Tower, 我們興奮地辦理 check in, 大讚旅館的舒適便利,接著出外覓食,蕎麥麵配丼飯,天狗居酒屋的本釀造搭烤雞肉丸子關東煮等等,飯後還在附近的藥粧店逛到欲罷不能…

東京的第一天夜晚,我們興奮的沿路吱吱喳喳,即使略為覺得有些頭暈,我也當成是在居酒屋飽受隔壁桌三隻大煙槍苦毒的結果,絲毫不以為意。

原本第二天的行程,是預定一大早先衝去築地吃壽司,然後再去距離不遠的BIG SIGHT。誰知道,一覺醒來,竟然已經七點多了!

『是誰說要六點起來吃壽司的?是誰?』我們彼此戲虐對方,漱洗化妝更衣,三個人決定去享用飯店附贈的早餐。

原本我對東京觀光旅館的早餐是從不抱任何期待的,想不到小田急 Southern Tower 的早餐內容卻是異常的豐富,西式日式皆有,而且嚐起來的味道真是不錯。尤其是牛角可頌,輕輕咬下,滿口酥脆,幾乎和在巴黎吃到的不相上下。顧不得減肥計劃,我抹上厚厚的奶油和果醬,咻咻咻的解決了兩個,還喝了一碗味磳湯,又吃了烤魚和炒蛋,末了,還貪心的吞下幾片哈蜜瓜和一杯橙汁。

我安慰自己,中午一定沒空吃飯,早餐多吃些是應該的嘛。

轉了一班車又走了一段路,三個女子挺著飽撐的小腹,在 BIG SIGHT 走動。我開始覺得有些頭疼,正在猶豫是不是該吃顆止痛藥時,忽地一口胃酸湧上喉頭,竟然帶著濃濃地奶油味!

匢圇吞下藥片,我若無其事的和同事繼續逛,三個小時下來,踩著硬鞋跟的肥腿已經有些疼痛,頭痛沒有消失,更糟的是,那股奶油味仍不時在我的喉間盤桓不去。

小K & 小C已經喊餓,我們決定去吃個簡單的午餐,稍稍歇息一會。聞到咖哩的香氣,精神就來了,點了三份迷你級的咖哩飯,我們悠閒的吃就了起來。

但是扒了幾口之後,我的食慾忽然消失!而且那股胃酸又重新出頭天,還帶了點咖哩味,直衝上喉頭。我不敢再多食,吶吶地看著另外兩人瓜分那還剩大半的好東西。

又吞了藥片,本來想繼續工作,不過走到另一個館的前方,我的肥腿,就怎麼也不肯往前邁進,只好耍賴的要求留在外面休息,由年輕力壯的K+C 二人組代為完成任務。

休息區煙霧迷漫,我倚在大理石壁旁,困難的喘氣,兩個小時過後,我已經眼冒金星,所幸 K+C 二人組凱旋歸來,她們哇啦啦的訴苦:『不行啦,腿快斷了,沒辦法再走了!』『夭壽唷,這 BIG SIGHT 這麼大,哪走的完啊~~』

於是三人快速地跳上免費接駁的巴士,轉了電車到銀座。

到銀座最大的原因是小C 要買 Burberry 的包包,本來打算直奔三越百貨公司,買了就走人了,不過念頭一轉,既然都來銀座了,不如也去『不二家』的附設餐廳吃個草莓鬆餅,回味當年的好時光。

遺憾的是,草莓鬆餅上鋪的草莓又小又少,鬆餅也煎的不好,入口全是一股麵粉味,我勉強吃了幾口,便堅持放棄。倒是抹茶紅豆白玉冰淇淋,她們兩人猛喊讚讚讚,頻頻要我試試,偏偏胃口盡失,只能看著她們兩人誇張逗趣的表情。

進入三越百貨,也許是化妝品櫃檯夾雜的香水味過濃,也許是樓層空間太窄狹,一股欲嘔的感覺清楚的浮現,原本想順道溜去B2 買點茶葉之類的,至此已經全然打消念頭,只希望小C 快快下手,買了就走。

偏偏這裡的 Burberry 並非 Blue Label, 得再往隔壁松屋二樓才行。一上松屋二樓,頭暈目眩,我幾乎站不住了,只得在一樓的出口處,虛弱地坐在櫥窗前台,吹著冷風,看著在這個東京高級地段進進出出的『上流人』。

小K和小C 出現時,我已經有些神智不清了,下了電車,便跳上計程車,請司機送我們回到只有三分鐘車程的飯店。

回到房間,立即換了睡衣吞了藥片,躲進被窩裡想乾脆睡到天亮算了。小K和小C 決定出外覓食,我堅強的和她們揮揮手道再見。

一會兒,陣陣的熱氣從我的臉頰和睡衣裡散開來,心裡大叫不妙;發燒了!

我連灌了三杯水,身子因為發燒而有點瑟縮起來,頭痛骨頭痛全身無一處不痛。我在床上翻來覆去,只是昏昏沉沉,怎麼也無法入睡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熱度消退許多。總算是退燒了!

但是還是覺得頗不舒服,直到她們兩人回來後,我又有了想吐的感覺,果真,抱著馬桶吐了半天,連早餐都還在胃裡,還有那幾口的不二家鬆餅,全都一塊兒給送了出來哩

吐完之後,倒是覺得好多了,又吃藥,繼續睡。

隔天一醒,早上八點鐘,三個人哇哇叫起來,大和壽司,大和壽司啊 ~~

結果當然還是沒去成築地。

從第三天開始,我的食慾明顯的降低,明明是自己愛吃的東西,卻是勉強嚐了幾口後,就難以下嚥了。曾經硬是逼自己吞下眼前的美食,不幸的是,若不是覺得食之無味,就是那股想吐的感覺又油然昇起。

總之,只能看個 K+C 二人組大口大口的吞著一盤盤的美食,還要被強迫接收:『真是太好吃了!』、『妳不吃喔?看看這個紅豆飯,嘖嘖嘖~~』之類的言語虐待,我不禁問自己,到底是來日本做什麼的呀?

第四天,在神戶逛了一早上,等著朋友來接我們。天丼,只吃了 1/3 ,吐。和風鮮菇義大利麵半盤,吐。晚上,旋轉壽司,朋友帶著我們排了半小時的隊,才吃了三個,有點想吐,再來兩個,我馬上喊停,又去吐。

回到朋友溫暖的小窩,來杯靜岡綠茶配不二家的草莓蛋糕,我興奮地咬了幾口,一股胃酸又冒上來,只得忿忿地擲叉怨恨。

第五天,在什麼好料的都沒有享受到的狀況下,無奈的踏上歸途。不過這天的症狀有點變化,改成拉肚子!一早起床就連跑幾回廁所,到了機場,三個人又忍不住來一盤咖哩飯,還沒吃幾口,又去找廁所,嚇得我連飛機上的餐點都不敢再碰,一路餓回桃園機場,再轉車回台南。

回到家中,我把這幾天的狀況描述給妹妹聽,她大笑:『恭喜啦,妳得了腸胃型的流感,發燒、嘔吐、拉肚子!』

哇哩勒 ~~ 怎麼會這麼倒楣 ~~

看著她剛準備好的晚餐,我很狀況外的問:『那,現在可以吃飯嗎?好餓好餓柳 ~~ 』

『吃啊吃啊,吃完再去吐、再去拉嘛~~ 哇哈哈 ~~ 』妹妹幸災樂禍的說。


p.s.: 今天的病情已經進展到喉嚨痛和咳嗽了,遊記嘛 ~~ 就再等等嘍 ~~

2004.02.26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ego
  • 我也曾在東京嚴重的上吐下泄過<br />
    躺在旅館那裡也去不了<br />
    什麼也不能吃<br />
    也是不知自己到底來這裡做什麼<br />
  • marchheart
  • mego,<br />
    到底是去做什麼呢...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, 當時滿肚的怨恨就是如此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