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山同一月,萬戶盡皆春。
我一直有個不太好的習慣,總是在入睡前得躺在床上翻上幾頁,才能安然入眠。十幾年前,賴在死黨的床上,始終難以闔眼,於是伸手往床邊的小櫃晃了晃,就這麼地撈到了蕭麗紅的這本書。


倚著昏暗的小夜燈,一頁頁的仔細讀下,心情也隨著故事的鋪陳和內容而起起伏伏,最後,竟是全本讀完,又哭又笑地,一夜無眠至天亮。


讀到貞觀和大信的相遇,心底莫名的喜悅,貞觀喪父的哀慟,我也悶悶不樂,當大信和貞觀鬥嘴鼓,我看的樂不可支,一陣甜滋滋躍上心頭,那隨口成詩,處處皆典故的往來書信,我既是訝異又是羨慕這般才情!


還有那家族中的長輩小輩、姐妹兄弟之間,甘願牽牽連連,彼此談心解愁,相依作伴,直叫我一股悸動直襲上心頭,想起自己同樣也是海口人家,厝裡的祖父母,早已相繼出嫁的姑姑們,我的伯叔和父母親,一路走來,幾乎也與這個故事的舊時代背景相距不遠。


更叫人感動的,是那屬於舊時代的情意;當我讀到銀安兄弟到貞觀家裡搶人客,三舅責怪三妗,只給貞觀家裡送來那麼一小籃的紅龜粿,還有大舅怒斥日本妗仔包的粽子太小… 那滿滿的真心真意,思起自個兒的鄉下老家,一時淚珠漣漣,潸然而下。


當然,那貞觀與大信的含蓄又彼此知情意的情愛故事,最是深刻在心頭。女為貞 (貞觀),男為信 (大信),彷若天地為證,兩人就是這麼應該在此生此世相遇相惜。不過,就如同許多小說評審意見和讀者的看法,故事的結尾實在有些令人錯愕和悵然,但是,或許在那樣的時代氛圍裡,再多的不快與誤會,總是放在心底,雖不口出惡言,卻也不願解釋,一切總是以『你應該知道的』這種模式相應。


或者換個說法,大信認為天下人最識他知他的就是貞觀,不料貞觀卻出他意料,讓他覺得大為失望,在年輕氣盛之下,從此音訊渺斷。

( 有時候真想抓大信來問問: 欸欸欸,真有那麼嚴重嗎? )


雖說難以理解大信的莫名退卻消失,不過自此之後,大信,那樣真誠睿敏又帶點莫名驕傲的性格,成了我這些年來,覓覓尋尋的靈魂伴侶的樣版。


除了男女情愛和舊時的人情世事的感動感慨,這本書還開啟了我對所謂的『台灣文學』的興味,自後便殷殷地找尋類似的題材或作品,在屬於在地舊風情的界域裡,盡興自在地悠遊遨翔。


好個千江有水千江月,萬里無雲萬里天!

2004.02.02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Bruce
  • Joanne,<br />
    <br />
    我是第一個嗎?頭香!太神了!<br />
    <br />
  • marchheart
  • 阿布啊~~ <br />
    <br />
    想不到第一個光臨的人客是你, 感動捏~~<br />
    <br />
    烏龍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