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utai.jpg

既然是第一講,那麼就從最平民化的飯桌菜開始。

台南人的早餐向來絕不馬虎,無論是當日現撈的鮮魚湯配蝦仁飯肉燥飯,或是清晨剛宰殺的新鮮牛肉/羊肉湯,或是眷村媽媽的真飽級飯糰特大號燒餅油條配香濃豆漿米漿,那種充滿活力又實實在在的飽食感,讓人不得不滿意地讚嘆,啊,今天就這麼從早餐開始吧。

第一次去福泰飯桌,我才真正見識到,所謂的城市文化是怎麼一回事。

那回,長期派駐對岸的朋友返台休假,這位道地的台南安平人,從小便是跟著長輩以魚湯漱口鹹粥墊胃,一聽見我又想去ORO消磨早餐,馬上搖手強烈抗議,二話不說即押我上車:走,我帶妳試試台南人的飯桌仔。

這幾年民族路上的赤崁樓簡直紅翻天,時常開車經過時被遊覽車和旅行團塞在半路上進退不得。向來害怕擁擠的人群,幾次痛苦的塞車經驗後,我甚至會刻意選擇繞道而行。想不到竟然帶我到這種觀光聖地吃早餐?天!

所幸早晨的赤崁樓還算安靜,不過,福泰飯桌門前可是人聲鼎沸哩!

飯桌菜其實算是自助餐的前身吧。各式魚肉菜色大剌剌的擺在眼前,想吃什麼,儘管指指點點,便立即俐落的裝盤,送到面前。從來不曾有過飯桌菜的經驗,那回,我望著炒絲瓜脆筍莧菜高麗菜小白菜開陽白菜,一盤盤交疊的青脆鮮綠整齊有序的映入眼簾,我已經有點手足無措,不知該如何取捨,再來的悶鯽魚蔥燒吳郭魚五柳枝比目魚香煎虱目魚肚土魠魚,至此,四周此起彼落的點菜聲應答聲,我已經慌亂啦。朋友推我入坐,我只能驚駭的張大嘴巴,任他逕自作主熟練地指點著,這個這個那個那個,還有肉燥飯來兩碗。

吃過台南的肉燥飯嗎?不曾離開台南之前,我以為全世界的滷肉燥,都是用手工一刀一刀的將上好的帶皮溫體五花肉切成小丁,佐以醬油和冰糖,慢火煨上幾個小時才成。直到離鄉背景,在學校旁的小攤和老闆娘爭辯自己點的是的肉燥飯,不是澆了肉汁的飯,那時候起,我才明白台南人的慷慨實在和大方。

現炒蔬菜的爽口輕盈,自不在話下,招牌蝦捲僅是裹上薄粉便下鍋油炸,一口咬下,酥脆的外皮,蝦仁的清麗鮮甜,呵呵,這還需要沾醬麼?

舉箸細細翻攪著肉燥飯,把肥瘦攙半的滷肉燥和香菜拌過,溫潤而泛著油光的色澤,那屬於古早年代的濃郁香味立刻飄散在空氣中,和著粒粒分明的白飯,我和朋友沒有說話,一口又一口的扒著,時而挾點青蔬,時而配上蝦捲,一碗飯竟速速見底。

再來就是魚湯。鮢鐹魚湯和土魠魚羹及虱目魚湯都是台南街頭常見的招牌魚湯。新鮮度當然是不用懷疑,鮢鐹魚特有的又Q又嫩的口感,充滿膠質的營養好湯,讓一向怕腥的我,也連喝了不少。

喝完最後一口湯,抹去嘴邊油花,我們心滿意足的步出狹小的店面。


自從有了飯桌菜初體驗之後,只要是朋友返台休假,總是會特意挑個時間一同去福泰吃個早餐或午餐,享受有如自家廚房的家常菜,和那股熟稔與自在的感覺。

不過,這飯桌菜也是有自個兒的性格。有一回下午在市區辦完事,忽然想念起肉燥飯,興沖沖的趕去福泰,沒想到已經收攤啦。

原來飯桌仔只供應早午餐,下午是用來上下打掃清洗,並且整理準備明日的食材,尤其是頗費工的蝦丸蝦捲蝦仁羹之類的。雖然撲了空,連一碗肉燥飯也沒吃到,不過倒是見識到,福泰這等陣容堅強的工作團隊,這邊是剝蝦殼那邊是抽泥腸,充份發揮分工合作的精神,嘴邊談笑著,手邊的忙碌也沒停過。那種輕鬆而怡然自得的工作情緒,也難怪能端出幸福的飯桌菜,餵飽挑嘴的眾府城鄉親。

前一陣子,兩人又在飯桌仔飽食午餐後,散步在車水馬龍的紅磚路上,附近的白糖粿小攤子已經開張,看著剛從油鍋撈起的燒呼呼白糖粿,饞鬼本性再現,考慮三秒鐘,便朝著小攤子飛奔而去。

白糖粿,其實就是長條形的油炸麻糬,守著攤子的是一對好性子的老夫婦, 炸的白白肥肥的痲糬,趁熱在花生糖粉中打滾一圈,那般令人垂涎的賣相,怎麼能放過呢?

和朋友分食一份,又酥又軟又Q 的麻糬,沾裹著淡淡花生香氣的糖粉,喀嗤咬下,在口中細細慢慢的咀嚼,又為屬於古都特有的淳樸溫潤厚實的滋味而深深感動。

白糖粿引出了我們想吃甜點的慾念,索性步行至義豐冬瓜茶前,加入排隊的行列,點了一杯溫熱的冬瓜茶解解饞。

義豐冬瓜茶也是老字號了,別以為只是一杯看似簡單的甜茶,這可是遵循古法,按著世代交替傳承下來的繁複的做工,在檜木桶裡慢慢熬煮而成。

香郁甜蜜的汁液滑過舌喉,也溫暖了遊子的心,朋友若有所感的說:台南人就是這樣講實在重感情,做起事情老老實實照著規矩來。多好。

回想起那充滿幸福滋味的飯桌菜,淳樸的白糖粿老夫婦,還有百年冬瓜茶老店的堅持與實在,是啊,還有什麼比在這塊地方安身立命更好的呢?

( 本文刊於 2004.3.10 聯合報繽紛版 )

福泰飯桌 : 台南市民族路二段240號 ( 僅營業至下午兩點 )
白糖粿 : 石精臼附近 ( 手推車的攤子 )
義豐冬瓜茶 : 台南市永福路二段 212 號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