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為了一些別的部門丟過來的爛包袱, 總是一進辦公室, 就莫名地緊張起來. 打開超慢速的電腦, 急虎虎的敲起鍵盤, 死命按著滑鼠找資料抓數據貼表格, 彷彿背後有人拿著愛心皮鞭等著隨時抽兩下, 大吼: 給我動作快一點!


我之所以把真實版的苦命 OL 族可怕的辦公室生活搬上來, 其實只是想藉機會感謝那位, 給我當頭棒喝, 讓我忽然清醒過來的, 花露露美少女 - 我的同事 小C.


事情是這樣的.


在電腦螢幕前盯著複雜的表格與數字, 咬牙切齒奮鬥了幾個小時之後, 我終於得以起身, 拖著疲憊的步伐離開一片混亂的戰場, 這時候只想喝杯好茶.


經過影印機, 忽地眼前一陣暈眩...


那小花花大花花的一片, 是什麼東西?


我勉強用手撐住快掉下來的眼皮, 原來是一件佈滿小花大花, Mango風格的可愛襯衫. 再往下一看, 喲, 還配上黑色蕾絲邊的蛋糕裙哩.


這, 究竟是哪位美少女? 我用最後一絲的力氣, 奮力的睜大眼睛看清楚, 咦, 這不是隔壁蒐尋部 (人稱鬼尋部) 的同事 小 C 嗎?


『 今天是花露露美少女日嗎? 』我啞著嗓子問道.

『 嘎? 花露露? 』 正在用力摧殘影印機的小 C 滿臉疑惑.

我指了指那件充滿 Mango 風格的襯衫: 『 是啊, ㄏㄨㄟ - ㄌㄡ - ㄌㄡ 咩... 』

小 C 恍然大悟, 立即滿臉委屈大喊冤枉:『 ㄏㄨㄟ ㄌㄡ ㄌㄡ? 哪有啦... 這只是小碎花, 一點都不花露露...』


我呵呵大笑的往茶水間的方向走去, 說真的, 在殺的天昏地暗之後, 那件花露露牌的襯衫讓我忽然振奮許多.


在等待熱茶的時候, 低頭瞥見自己, 竟是一身灰黑: 黑色毛衣配上灰色摺裙, 還有黑鞋黑襪… 為什麼差這麼多? 人家是彩色ㄟ, 我的卻攏是黑白的, 連穿衣服也是這回事?


呼呼 ~~~ 一陣冷風吹過, 幾片枯葉飄下, 我瑟縮的站在黑暗的角落, 緊握著雙拳, 對著天空大喊:『 老天爺, 泥怎麼那麼不公平啊…啊… 啊…! 』


當然, 這時候就會有人適時適地的給我一鞭: 『 還在給我摸魚? 等下就要開會了, 資料在哪裡? 啊? 還在混啊! 』


又離題太遠了, 還是回來吧.


那, 究竟是為什麼, 平平是在這裡吃人頭路受人折磨, 怎麼就是和人家差那麼多? 是習慣, 是文化, 是風氣, 是個人問題, 是 ……


『 啪! 』 又是一記長鞭狠狠甩下 : 『 開‧會‧的‧資‧料‧到 ‧底‧好‧了‧沒 ! 』


終於進了會議室, 冗長的討論讓我更是心不在焉. 心裡一直浮現著小C 巧目倩兮的模樣, 想起自己剛到這個公司報到時, 每天總是早早醒來, 在梳妝台前花上至少二十分鐘, 從打粉底畫眼影到挑耳環穿絲襪等等,仔仔細細的打點自己,


而現在, 只要能趕上打卡時間, 就算是萬幸了.


往往總是在床上賴到最後一刻才肯開始動作, 急急衝進浴室刷牙洗臉, 從衣櫃裡撈出最容易上身的衣服, 抓起背包, 一手車鑰匙一手愛心早餐, 小跑步的往外衝衝衝 ~~ ( 這時候通常我娘會在後面開始碎碎唸:為什麼每天都睡的這麼晚, 為什麼不早點起床… ).


ICRT 的晨間新聞通常是督促我猛踩油門的動力, 往往總是在停紅燈時 (偏偏機會又很少) 才想到自己仍是剛起床的模樣, 急忙撈出梳子比畫兩下 (現在甚至乾脆紮成馬尾, 省事的很!), 至於上妝點胭脂, 唉, 先進公司, 有空再說吧!


是已經對這份工作失去熱忱和理想了嗎? 否則, 怎麼越來越顯得態度隨便了? 我的熱忱和理想都去哪兒了? 可以找的回來嗎?


會議結束後, 我癱在自己的位子上, 覺得有一點點疑惑和沮喪, 一年已經過了340天, 我究竟得到了些什麼? ( 酒是喝了不少, 好吃的也沒放過, 好哩加在…)


那, 明年呢? 我的年度計劃呢? 我的生涯規劃呢?


有多久沒有想過這類的問題了? 雖說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, 但是起碼得多少做做樣子嘛... 我那放在冷凍庫已經的腦袋, 終於在花露露襯衫美少女的刺激下, 開始小步的邁向解凍之旅.


小C, 真是多謝了捏 ~~~ 阿, 妳還有沒有更花露露的襯衫呢?


2003.12.11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