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Statins 藥物副作用而掛急診,這一住就又是三個星期,終於,媽媽出院了。回家後,還沒平靜幾日,媽媽開始抱怨腳痛,而且是左小腿莫名的痛。摸不出有什麼異樣或腫塊,但就是感覺疼痛,不知如何形容的痛感。



我想起某位朋友的父親也曾因小腿疼痛多時,檢查好幾回才赫然發現是靜脈血栓,病情變化極快,不但因此而截肢,還住了好久的加護病房才撿回一條命。想了就令人膽顫心驚,雖然媽媽上回的心肌梗塞是個烏龍事件,但本著小心總是好事,即使還看不出有什麼血栓的症狀,我們還是帶媽媽去掛了心臟血管科。


看診的醫師,即是上回在急診後保證絕不是心肌梗塞的那位院內權威。醫師很客氣,聽聞我們懷疑是否可能有血栓現象,他瞧了瞧我媽的小腿,摸了幾下,然後就說,照個超音波看看好了。



當我們詢問是否是血栓,他淡淡的表示:沒有經過超音波檢查,不能隨便斷定。

聽起來也很合理。好,那就去排檢查。到了檢查中心的預約窗口,才發現等待檢查的病人太多,若依照預約順序,最快還得等上兩周,才輪得上腿部的超音波檢查。


兩周?我驚訝得嘴都闔不上了!如果萬一真的是血栓,那還能等上兩周嗎?於是又回去診間,詢問醫師怎麼辦?


按照醫院規定是要這樣預約時間,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。醫師的回答很冷靜,但在心急如焚的我們聽來,感覺是很冷淡。沒有別的辦法嗎?他還是客氣的淡淡一笑。


但我想我沒辦法冷靜。和弟弟簡短討論後,當下決定衝去分院,直接掛急診看看。此路不通,一定還有別的路可走,至少絕不能在家等著惡化,然後被截肢(萬一不幸真的是血栓的話)。


果然,一抵達分院急診室,醫師聽過我們的憂慮,很快就開好檢查單,然後把媽媽推進超音波室,二十分鐘後結果出來了,肌肉和血管都被詳細掃描過,確定沒有血栓現象,也看不出甚麼其他問題。


我和弟弟大大鬆了口氣。沒事就好,沒事就好。


領個止痛藥,我們在天黑之前就回到家。在路上,我們還是忍不住討論之前總院那位醫師的作法。是不是其實醫師早已知道並不是血栓,所以就覺得慢慢排超音波檢查也無所謂?否則怎麼能那樣雲淡風輕地看待我媽的腳痛?



還有,醫院的檢查預約制度我們都能理解,只是,如果有急診這條捷徑可走,怎麼不稍微透露一下呢?要一個唉著腳痛的病人再等兩周……我真不敢想像要等待超音波的這十多天,是要怎麼撐過。


朋友曾經抱怨在美國看個感冒,居然要等兩周後才能排得上看診的荒謬規定,大嘆美國的醫事效率像隻跳舞的大象,制度遲早會害死人。當時我還笑說,還是台灣好,處事知變通、有彈性。 但經過這回才深刻理解,原來真的是『事在人為』,即使明訂制度,要不要有彈性、要不要知變通,還是掌控在人的手上。



我絕不是鼓吹大家有病就往急診衝,但如果真有迫切性的問題,急診室可能會是個令人鬆一口氣的地方,真的。(深深鞠躬)

 

更多的紀錄在這裡:

★ 這只是個開始  → 請按我  

★ 驚異之夜  → 請按我   

★ 這不是我阿嬤!  → 請按我 

★ 沉默的年夜飯  → 請按我  

★ 虎年的新年禮物  → 請按我 

★ 那兩顆該死的軟便劑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雙人病房裡的同樂會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牛肉戰爭     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病危通知單 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千分之ㄧ的幸運    → 請按我 

等我好了,我一定要……    → 請按我

★ 關於醫事效率這件事    → 請按我

★ 迴光返照......???

媽媽,這裡是醫院,不是我們的家!!

壞事萬萬靈,我的烏鴉嘴!

千金難買早知道

是誰的眼淚在飛

別怕、我有抱住妳!

半夜的鈴聲

艷秋來了

原罪,左腳

離開,也未必是好事

守著心跳和呼吸,守著妳

Fight with……God?

曙光

好久不見

踏上漫漫長路

鼻胃管的愛恨情仇

說折磨,太沉重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