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6938758.jpg


不好意思,這篇寫的還是別人的媽媽。

媽媽在端午節的前一天晚上又掛急診了,是肺炎,馬上辦妥住院。雙人房的隔壁床是個八十歲的老阿嬤,照顧她的是個印尼看護,以及一名台灣看護大姊 ── 本來我們也納悶為何還得特地雇用台灣的專業看護,後來閒聊之下才知道,那位印尼看護居然只會說幾句很簡單的台語,甚至無論是台語或國語,大部分的交談她都聽不懂!

據說老阿嬤出身地主世家,從小就有耕不完的田,還要伺候全家飲食,吃穿用度非常節儉,丈夫已經去世,是典型任勞任怨的鄉下女人。老阿嬤患有失智症,不但分不清東西南北,也常在家做出許多危險動作(例如把瓦斯桶管線亂拆),雖然子女住的不遠,可卻只有老阿嬤和這個語言不通的印尼看護兩人住在老家。這回老阿嬤是因為胃潰瘍和十二指腸潰瘍、連續吐了一周後才被送到醫院,抽絲剝繭之後,才知道這位嗜辣的印尼看護做的每道菜都加了一打把的辣椒……

弟弟說,這豈不是叫白癡去照顧笨蛋嗎?!
三條線熊.gif

因為就在隔壁床,即使隔著布幕也難以關上耳朵,我們不由自主便會收聽看護大姊和老阿嬤的對話,然後忍不住要笑起來,例如以下:

**
老阿嬤:苦惱啊,這裡真大,這麼大片的田,我怎麼耕得完。
看護大姊:是喔,那要吃飽才能耕田,來,我們來吃粥好不好?
老阿嬤:吃粥喔……現在沒閒,我先耕田。
護士:阿嬤,我是誰?
老阿嬤:護士啊。(馬上轉換時空)
護士:阿嬤,妳怎麼又拔掉點滴?害我又要來重打耶!
老阿嬤:我哪有,不知道是誰拔的。問伊看看。
看護大姊:阿就妳自己啊,不然會是我嗎?
老阿嬤:阿哉喔……不過我現在沒閒,要去耕田,妳等下再來。
護士:阿嬤,我幫妳把鐮刀裝在手上,這樣等下去田裡比較方便啦。
老阿嬤:喔,好啊。(乖乖被扎針)
護士:呼,好了!阿嬤,妳不要再亂拔啦!
老阿嬤:瞴啦瞴啦,我很忙,要趕緊去拿斗笠,田很大片,種不完啦!

**
看護大姊:阿嬤,來吃粥喔。
老阿嬤:免啦。
看護大姊:這碗是從妳家竈下端來的,不吃是討債喔!
老阿嬤:我沒煮這個啊。
看護大姊:阿哉,桌上就有一碗粥啊。
老阿嬤:不知道是誰的還給人家亂吃!(音量開大)
看護大姊:妳再不吃,妳媽媽會罵妳喔。
老阿嬤:妳不要講出去就好了。(音量轉很小)
看護大姊:不行,妳媽媽會問我,我不能說謊。
老阿嬤只好默默吃了幾口
老阿嬤:給妳吃好不好?拜託啦!
看護大姊:我剛有偷吃,妳看我的肚子那麼圓,已經吃不下了。
老阿嬤:妳偷吃幹嘛!就這碗給妳吃啊!偷吃也不怕被毒死喔!

**

護士:阿嬤,請問妳叫什麼名字?(發藥前的身分核對)
老阿嬤:大部分的時候叫做××
護士:那姓什麼?
老阿嬤:ㄟ……我忘了。我問看看再告訴妳。
護士:呃,阿嬤,請問妳幾年次
老阿嬤:我……我不知。
護士:喔。那,阿嬤,妳今年幾歲?
老阿嬤:三十幾歲
護士:……


還有很多類似的無厘頭對話,乍聽之下很好笑,但也很令人心酸。
73c03b1e.gif

因為隔壁老阿嬤失智的笑話太多,我媽媽變得很緊張,她一直急著想證明自己腦袋很清醒,不但重複多次表示知道自己正在醫院住院,也會提醒我家印尼看護別碰她的點滴等等。

老阿嬤的病況不是太嚴重,醫生說若是想出院也可以,但能多住幾天也是好的。老阿嬤忙碌的家人匆匆接她出院,看護大姊在離去時無奈苦笑。

別人的媽媽要怎麼過日子我們當然管不著,但只要是我家媽媽──相信全家人都會全力以赴的!
幹勁.gif


更多的紀錄在這裡:

 

★ 這只是個開始  → 請按我  

 

★ 驚異之夜  → 請按我   

 

★ 這不是我阿嬤!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沉默的年夜飯  → 請按我  

 

★ 虎年的新年禮物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那兩顆該死的軟便劑 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雙人病房裡的同樂會 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牛肉戰爭      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病危通知單    → 請按我 

 

★ 千分之ㄧ的幸運    → 請按我 

 

等我好了,我一定要……    → 請按我

 

★ 關於醫事效率這件事    → 請按我

 

★ 迴光返照......???

 

媽媽,這裡是醫院,不是我們的家!!

 

壞事萬萬靈,我的烏鴉嘴!

 

千金難買早知道

 

是誰的眼淚在飛

 

別怕、我有抱住妳!

半夜的鈴聲

 

艷秋來了

 

原罪,左腳

 

離開,也未必是好事

 

守著心跳和呼吸,守著妳

 

Fight with……God?

 

曙光

 

好久不見

 

踏上漫漫長路

 

鼻胃管的愛恨情仇

 

說折磨,太沉重



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