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G20110521_005.jpg


插個隊,先寫個上週末的意外十五分鐘吧。

知道『鵪鶉鹹派』,其實已經有段時間。多虧這兩年的『老屋欣力計劃』,簡直像是一把明火,突然把府城的老屋們逐一點亮了。老派中帶點時髦,舊式裡掺上新意,鵪鶉鹹派就有點這種味道。

一票饒富特色與趣味的老房子,去見識過的朋友們描述著每個老屋截然不同的氣息與風貌,聽得我巴不得也能實地領略一番,可惜我的時間幾乎都花在照顧媽媽和工作上,很難如同以往的悠閒自在。

上週末中午,朋友突然來電,說要拿包一保堂的茶葉給我,算是心靈安慰。我人正好在市區,但趕著和家人會合要一起陪著媽媽上山禮佛,朋友的個性向來俐落果決,馬上敲定見面時間和地點。

「就鵪鶉鹹派吧。地方不錯── 啊,妳不是一直想吃法式鹹派嗎?」朋友明快下令。「府前路上,山記魚仔店旁邊,別跑錯了。」

因為根本沒有任何造訪計畫,所以也沒帶相機,甚至根本連坐下來喝杯咖啡的時間也沒有,匆忙之中只拿著手機亂拍一通,沒辦法,姑且先這樣子吧。

朋友在門口見到我,二話不說就推我進門(我連招牌和門前都來不及拍!),然後指著吧台前的位子要我坐下。


下圖↓:老房子不大,吧台旁的通道過去就是牆壁了。
IMG20110521_007.jpg


下圖↓:喜歡上面的吊燈,不太華麗的華麗。
IMG20110521_006.jpg


氣質清新的服務生馬上送來菜單,卻被朋友退回去。「不用看了,妳沒時間──給她一份栗子蛋糕。」朋友說。

「可是我想吃鹹派……」朋友明明知道的。
「但妳沒時間。」
「鹹派是現烤,要等半個小時哦。」服務生補充說明。

半個小時?我怕連十分鐘都等不了。算了,至少有栗子蛋糕吃也好,我一向很隨和的。

就這樣,我的第一次『鵪鶉鹹派』居然沒有鹹派,甚至連咖啡也是得外帶。

在等待蛋糕的同時,我一邊和朋友快速閒聊(?),一邊聞著烤箱散發出來的濃郁奶油味,還拿著手機亂拍一通,等了至少十分鐘,連外帶的咖啡都送來,但栗子蛋糕還沒來。

下圖↓:白色,斑駁的法式風情。
IMG20110521_003.jpg


下圖↓:清淡色調,感覺很舒爽。
IMG20110521_002.jpg


下圖↓:不知道為什麼,短腿的我對於高腳椅莫名有興趣(??)。
IMG20110521_011.jpg


下圖↓:二樓還有座位區,樓梯扶手是水洗石,似乎老房子都得有這個基本素材?
IMG20110521_012.jpg


下圖↓:居然看到自己有喝過的酒。
IMG20110521_009.jpg


下圖↓:吃鹹派和蛋糕要用刀叉哦 (廢話!)
IMG20110521_008.jpg


蛋糕……不是只要從冷藏櫃夾到盤子裡、頂多擠點奶油做個盤飾就好了嗎?需要花上十分鐘?我心裡很納悶,但仍然耐著性子等下去。

終於來了,我愣了好幾秒。「這……栗子蛋糕?」錯愕地問朋友。

「不然是草莓蛋糕嗎?」朋友瞪了我一眼。「妳不是最愛 Pond cake?」

是,我愛Pond cake。但我一直以為栗子蛋糕應該是冷藏櫃裡鬆軟甜腴、栗子醬擠成美麗花邊的那種,當下難免有點期待落差的感覺。

IMG20110521_015.jpg


剛烤過的Pond cake飄著標準的奶油味,厚實的口感中帶點溼潤感,不算太甜。還不錯。


IMG20110521_024.jpg


三分鐘內火速鯨吞了不到巴掌大的蛋糕,朋友押著我出門,突然指著門口小桌上的鳥籠。「喏,鵪鶉。」

IMG20110521_025_1.jpg

圓滾滾的可愛小東西,可惜我的手機拍照效果不佳,只能算是有做記錄了。

領著一保堂的茶葉和一杯冰卡布,我匆匆和朋友道別,開車直奔上山。等到有空可以看著手機照片回味時,才突然想起我不但沒拍下大門、沒招牌、沒名片、沒菜單,而且,我連到底還有哪些餐點、甚至一杯咖啡一塊蛋糕要多少錢都不知道,因為朋友早就搶著結帳了。

想著,忍不住笑出來。十五分鐘的鵪鶉鹹派,很奇特的經驗啊。

會不會再去?我不知道。那一帶本來就不是我慣常去的地方,加上這兩年我的胃對重奶油有點抗拒,即使嘴巴嚷著想吃,吃過後還是會有些不良副作用,所以……呃,再說吧。

不過,至少我記住了這短暫的十五分鐘,還有熱香的栗子蛋糕,以及一杯外帶、感覺滋味普通的冰卡布。


鵪鶉鹹派: 台南市府前一路 126 號 Tel: 06-2282038
(原來外帶可以先打電話, 早知道就 ...... orz )



, , ,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