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.jpg


在觀察室待了一夜後,隔日轉進雙人病房,經過電腦斷層等更詳細的檢查後,腦神經內科的醫師認為應該是很輕微的、短暫性的中風現象,至於眼睛出現複視的狀況,應該慢慢會回復,觀察兩三天後若沒其他問題即可出院,於是轉交給腎臟科,繼續處理水腫問題。

白蛋白加利尿劑,每天按時靜脈注射,除此之外其實也沒有特別的療程,腎臟科主治醫生建議不如利用這次住院的時間,乾脆做個腎臟切片檢查吧。

切片檢查?!      1226385269.jpg

聽起來很嚇人,媽媽的腎臟情況有這麼嚴重嗎?而且,是要怎麼切?像切麻油豬腰那樣嗎?
496b1e2acc602.gif

我們有滿肚子疑問和擔憂,醫生解釋的很清楚 ── 造成蛋白尿的原因有很多,藉由切片檢查可以正確判斷病因,選擇治療方式,甚至預估腎臟受損的程度等等。而所謂的切片其實是利用超音波掃描,以切片專用的彈針,在單側腎臟(通常是左側)抽出腎臟組織去做病理檢查。

「很像打針啦。」護士小姐微笑著安慰我媽媽。「半個小時而已,很快就過去了。」

確實好像不是很嚴重的事情,事後媽媽也說不是很痛。傷口在左後腰,約莫是個句號大,但護士小姐提醒,真正要注意的傷口是在被穿刺的腎臟,所以必須平躺二十四小時,其中傷口還得壓著沙包八小時,避免傷口出血。

平躺二十四小時,還壓著沙包??那……上廁所怎麼辦?尤其媽媽按時打利尿劑,隨時都想尿尿欸。請教過護士小姐── 嗯,那就包尿布吧。

包尿布這個我會! 很會!!!  
1775465299.jpg

自從有了牛小妹後,我已練就兩手尿布功,甚至還可以單手就把換下來的尿布以三步驟快速變成御飯糰形狀,問題是,我如何像拎著牛小妹一般(有小孩的應該懂我的意思),輕鬆拎起媽媽兩條腫腿,幫媽媽換尿布?

手拿著剛買來的成人尿布,我和媽媽直發笑,幸好是換至單人病房,不至於吵到隔壁病人,但光笑也不是辦法,還是向護理站求救吧。

「就翻過去嘛!像這樣……」護士小姐也笑了,輕輕把媽媽的屁屁翻過去,尿布墊在下方,再翻回來,就能輕鬆包起來了。

現在回想起來,覺得當時真是單純得可笑,誰會知道半年後,我竟也成為替媽媽換尿布的高手!
O-ORZ.gif

除了原本就存在的水腫不適感和傷口的照護,媽媽的狀況還算不差,至於眼前老是出現上下複視影像而覺得困擾的問題,也在戴上一邊的眼罩後解決了。此時正是大專院校的寒假,於是兩個弟弟輪流白天待在病房陪媽媽,晚上則換我輪值,我還開玩笑的說,幸好孩子生的多,這時候總算派上用場。

派上用場的不僅是孩子,連外孫女也有份。

媽媽一病倒,原本粘著外婆的牛小妹,這下只能由妹妹和妹婿輪流休假照顧,有時也會來醫院看阿嬤。只是當阿嬤熱情呼喚心肝寶貝時,牛小妹總是傻傻瞅著阿嬤,好像從來不認識一樣。

「怎麼了?才幾天就把阿嬤忘了喔?」媽媽忙著逗弄牛小妹,又覺得很沮喪,不知是誰突然想起,趕忙摘去阿嬤的眼罩,牛小妹突然笑了!

原來是眼罩的問題!戴上眼罩的阿嬤,根本不是她五個多月大的孩子記憶裡的阿嬤!

要是她會說話,大概也會一邊打滾一邊嚷著 ──

這不是我阿嬤!這不是我阿嬤6184ceba.gif

 

大家鬆了口氣,病房裡說說笑笑,氣氛忒好,農曆年就要來臨,感覺一切壞事即將隨風而去,牛小妹心中的阿嬤很快就會回家,繼續抱她,寵她,如同往日平淡的生活……

但,這只是我的美好幻想,事情不是我這個憨人想的這麼簡單,媽媽和我們的艱難考驗還在後頭等著……壞事總是不用等太久,很快就來了。

 

更多的紀錄在這裡:

★ 這只是個開始  → 請按我  

★ 驚異之夜  → 請按我   

★ 這不是我阿嬤!  → 請按我 

★ 沉默的年夜飯  → 請按我  

★ 虎年的新年禮物  → 請按我 

★ 那兩顆該死的軟便劑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雙人病房裡的同樂會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牛肉戰爭     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病危通知單    → 請按我 

★ 千分之ㄧ的幸運    → 請按我 

等我好了,我一定要……    → 請按我

★ 關於醫事效率這件事    → 請按我

★ 迴光返照......???

媽媽,這裡是醫院,不是我們的家!!

壞事萬萬靈,我的烏鴉嘴!

千金難買早知道

是誰的眼淚在飛

別怕、我有抱住妳!

半夜的鈴聲

艷秋來了

原罪,左腳

離開,也未必是好事

守著心跳和呼吸,守著妳

Fight with……God?

曙光

好久不見

踏上漫漫長路

鼻胃管的愛恨情仇

說折磨,太沉重


 

, , , , , ,

marchhear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